见沈陌黎气上心头,枫雙面庞上浮起一抹妖孽笑意道:“看来陌儿对沙族之事倒是用心,不若这般,我将沙印修复,陌儿将放在沙族人上的心思,放一半在我身上如何?”

人常道毁物容易修物难,枫雙却有那等魄力与实力,能在将沙印毁得连渣都不剩后,再次将其修复。他便是胸有成竹于自己的实力,才会在毁坏沙印间显得那般随意。

听闻已随风飘散的沙印,还有重修于好的可能,翔章本是沉重的双眸中好似看到了最后的希望。

他双手合一行礼道:“契者,我知不该以沙族利益恳请契者做事,仅是我身为一族之长,着实不忍看族上下受半点伤害。”

在沙域重重危机接踵而至下,翔章一次次的突破自己的底线,想为沙族带来更大的利益。

常年执掌沙族诸事,翔章又如何理不清人情道德?他心知不该在枫雙半是胁迫下还助纣为孽,以沙族人的性命而道德绑架沈陌黎,逼迫沈陌黎应下枫雙的话。仅是此时并无其他方法可解眼下危机,使翔章不得不厚着脸面,再求沈陌黎。

“章长者无需多礼,纵使长者未开口,我也会应力争将沙印复原。”沈陌黎应道。

翔章所提的请求并不合乎常理,仅是前世痛失墨城族人的经历,使沈陌黎极其能理解翔章此时的感受。

失去沙印,沙族虽不会因此而亡族,却无人能保证本就无应战心思的沙族人,是否会因沙印的损毁而更加畏战,甚至于生出逃跑的念头。

大敌当前,沙族人应对对方的恐惧,本就像一盘畏缩等死的散沙。一旦有少许风吹草动,这盘本就惧死的散沙,怕是会在第一时间被吹散,逃难的想尽千方万法企图逃出沙域,避闪的零散流浪沙域深处各地。真到那时,沈陌黎只怕自己再是如何绞尽脑汁,也无法再说服诸沙族人同心聚力。

听到沈陌黎应下翔章的话,枫雙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宛如藏在黑夜里令人摸不透行踪的夜煞,枫雙眸底带着抹让人看之惊颤的光芒道:“那依陌儿的意思,是答应了我的话了?”

枫雙此言一出,使本就心带愧疚的翔章,在话语中更觉得无颜面对沈陌黎与魔兽。他略低下头,应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心尖抖颤,恨不得将自己毕生吃下的盐都化作修为,在须臾中将自己推到巅峰境界。

清纯少女潮红可人芳姿动人图片

然而事无如果,翔章想得失落,沈陌黎却是坦然应道:“枫雙,你若真能将沙印修好,我答应你在往后这几日皆与你同行。”

因想将枫雙困在无法扰害沙族的地方,沈陌黎说这话时倒也十分爽快。

“哦?这么说陌儿往后几日,是打算与我在这魔池话长短喽?”枫雙依旧说得笑面迎风,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闪烁的却是不属于孩童的幽深。

也不待沈陌黎应话,在说话间,枫雙掌心不知何时捏来了一把沙,在须臾间将那方本已碎裂的沙印重聚,完好无损的掷飞到翔章手上。

那般不在意的抛掷,让翔章在接沙印时,不经意地冒出丝丝冷汗。这没有前兆的丢掷沙印,他若是反应慢下半拍,怕是那方重新聚起的沙印要摔在地上,重新归为沙砾。

沙印乃数代沙族族长的心血,翔章并不认为枫雙能在沙印化沙后,重新将沙印修复得与原来一般。那经过时间淘洗,在无数心血凝聚下才终有早前那般模样的沙印,在翔章看来,甚至于要将沙印修复到五分相近都是极难。

他希冀枫雙能重塑沙印不假,却从来不抱希望于枫雙能将沙印的内在塑得多加逼真。毕竟沙族历代人凝聚魔气汇聚其中的沙印,在枫雙面前虽是不堪一击,但当中深藏的无数沙族秘密与上古渊学,却是不知其中复杂关系者所能塑造。

沙族人仅以为沙印是沙族修为最高的象征,其内暗藏的皆是魔道绝学。却只有那些接掌了沙印的族长知晓,沙印内的魔气虽强,但对沙族最有价值的却是代代积累下对于本族、对于魔地,甚至对于三国六海内诸事的认知与记载。

唯今沙印破碎,重聚起的沙印,翔章并不认为当中除了魔气外,还能有种种过于过往的记载于渊学。

他接过印,对枫雙虽仍是极带敌意,但还是勉强出口道了声谢,方才开始祭自己的魔力融入到沙印中。

自枫雙手中借来那道重聚的沙印,翔章可以很明显的察觉到沙印中原先残余的上古之力已被枫雙抹灭干净。沙印表面弥散的气息与能量波动,无一不与他初接管沙印时相同。

那份分毫不差的沙印模样,令翔章更想知晓其内如今是何模样。

这一祭力其中,翔章本是不抱多少希望的神情里,却是骤然掠过一抹极其的惊讶。

横行于沙印中的魔气,不仅比原先历代族长集自身精华融汇于内的魔气更盛几分,留存于沙印内关于三国六海乃至沙族的记载,更是分毫不差的汇聚于沙印内。

更让翔章惊讶的是,沙印内那份残破不能解的渊学,枫雙也不知从何处学得,竟将其

补充到七成完整存入沙印中。

在接管沙印的岁月里,翔章可是深刻地记得自己无数次钻研过哪些仅有三分完整的渊学,想借沙印内破碎的渊学内容,以自己的感悟与猜想补充上剩余的那些不完整。

枫雙的这般做法,委实在翔章的预料外。

要知在上古形成的渊学,仅要习得五成其中招式者,即可在三国六海内所向披靡。若是习得八成,那便是横跨世界之巅,诸如神祗般的存在。

唯今枫雙竟把七成渊学灌注于沙印内,这若能将七成渊学的内容尽数习会,那掌握其学者便也是近神的存在。

带着震惊,翔章在看向枫雙时的眼神变得更加复杂。

沙族与谲族至今仍处于敌对关系,枫雙毁去沙印的做法,翔章可理解为是其为谲族而做的阴招。可这归还沙印,还平白无故赠他七成渊学,这强沙族之势而削谲族之力的做法,令翔章在一时中竟觉得自己从来就没猜对过枫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