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后的辣条,肉嘟嘟的小脸,长长的睫毛,柔软的刘海,贴着额头,此时他看起来,跟同龄孩子没有异样。

他凑过去在辣条额头上吻了一下。

他轻声道:“我总是在努力想让自己做一个好爸爸,可是我发现,我还是做的不够……”

谢西泽在辣条的小床边,坐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才回房间。

他脱掉外套,轻手轻脚上床,生怕吵醒了莫鸯鸯。

可是,莫鸯鸯还是醒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五叔……你去哪儿了?”

谢西泽抱住她,“出去喝了点水,睡吧。”

莫鸯鸯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嗯……”

她很快睡过去。

谢西泽看着莫鸯鸯的脸,心头沉甸甸的。

总觉得,就算是穷尽这一声,都没有办法,弥补那几年的亏欠……

清纯美女空气刘海如梦似幻唯美写真

时间没有办法倒退,他能做的,就是努力一点,在努力一点,对她,对辣条,更好一些,再好一些。

尽他所能,给她们最好的一切,还有最好的爱。

如果宫莫南胆敢对鸯鸯不利,哪怕是用最卑鄙的手段,他也要弄死他。

……

夜深人静,宫家。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安静的停靠在大门前。

守门的人,上前打开车门,恭恭敬敬的道:“二少爷,您回来了。”

宫沉夜从车上下来。

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双眸如夜色一般,黑暗阴沉。

宫沉夜踏入,宫家老宅。

老管家默默跟在宫沉夜身边,他摆摆手,让其他人离开。

晚上的宫家老宅,透着一股子阴森。

走过竹林的时候,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竹影在地面上摇晃,乍一眼像张牙舞爪的恶鬼。

老管家低头跟在宫沉夜身边缓缓开口:“先生,最近一直在找一个人。”

宫沉夜:“找谁?”

“一个女人。”

宫沉夜顿了一下:“女人?找到了吗?”

他可不相信,他那父亲是突然对一个女人起了兴趣,想要来一场晚年恋情。

他父亲要找人,那必然是有别的原因。

老管家:“这……还没有,派出去了有三拨人了,前两拨都没找到,被先生狠狠处罚了,可这第三拨……”

宫沉夜:“还是没找到?”

老管家道:“不但没找到,而且,还部都失踪了。”

宫沉夜停下脚步,看着远处在黑暗中如鬼火一般的亮着的灯光,笑了笑:“这还真有意思。”

他父亲的人,就算不是精英,一个个也都有些身手,可是竟然部失踪了。

那可是一个小队……

老管家道:“先生很生气,现在还不清楚,他们是部叛逃了,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宫沉夜讥笑一声:“不可能是叛逃。”

如果是叛逃,他父亲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宫家,可是有专门一套防止宫家子弟叛逃的系统,而且也没人敢集体叛逃。

所以,只能是出什么意外了。

看来,他父亲要找的这个人,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啊。

在这夏城他父亲要找一个人,可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

(本章完)